30年教改是场灾难浩劫?知识份子别误判了弱势学生的真实需求

30年教改是场灾难浩劫,摧毁最烈的就是「努力」这价值观

各位有印象的话,应该会记得这个鸽子的笑话。这是一段住在笼里的鸽子与外头自由自在的麻雀的现代寓言,用最简单的鸟话让学生们知道世界上每个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样。

「联考时代让我们这群『迂腐的上一代』真正怀念的价值叫做『努力』。 」当这类的反教育改革声浪出现时,我也常跟我的学生讲「台湾其实还有很多人活在一两百年前,那种以为在满清政府统治下只要认真读书,就可以藉由通过科举考试成为一个了不起官员的人。」我的学生会回过头问我「老师,那一两百多年前的人们怎幺考试?怎幺了不起?」我的答案却是八国联军、清日甲午战争这两个影响中国最大的战役。

相信你也会跟学生一样问我为什幺科举与这两场让满人失去中国统治权的战争有什幺关係。且先以〈30年教改是场灾难浩劫,摧毁最烈的就是「努力」这价值观〉此文观点来看问题好了,文中极度推崇联考制度,提到了弱势的孩子只要能认真读书,就能够如阿扁一样考上法律系,然后出人头地。

这时我们必须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不是每个法律系毕业的孩子都出人头地了?」就以台湾环境中有法律系的大学院校以及研究所而言,我们每年製造了多少的法律系毕业生,但有多少人真的如意成为枝头凤凰?

并没有!

这时候我又得要把论点拉回到影响清人失去中国统治权的那两场战争,然后与日本的明治维新做一个比较,就是我们必须从历史观点中看自己的落失,然后在谈改革的成败。

中国在八国联军之后积极的寻求改变,无论是军事设备与士兵训练上都积极的寻求现代化,同时也派遣了很多的小留学生前往欧美学习新知。不过在中国境内却仍实施着所谓的旧教育、旧科举,考试的科目仍是以经书为主,纂述也不过八股而已。相同的就是普天之下的中国人仍是在读所谓的旧知识,整个社会倚仗着旧知识来面对一个极度进化的年代。

日本则在看到中国八国联军之役后加上美国黑船开国门事件,迫使整个帝国改变,废除社会制度、西式教育、欧式生活、枪砲弹药等等,在日俄战争中大胜之后国情一百八十度转弯,蕞尔小国的日本就此成为东方邪恶轴心国的一份子。

这后面的故事不用多说,我想大家印象犹新,因为大学考招刚结束而已,相信课本都写得很清楚。不过却很少孩子拿这两个国家在改革上做一个比对,因为考试不会考,所以会了也没必要。

然而,这只是验证了一个观点「不是每个认真的人都能够出人头地」,就以当时满清政府的国家来比当时日本帝国政府的预算,那简直就是全鸡大餐与鸡肋一只在做比较而已。然而吃鸡肋的赢了吃全鸡大餐的事实,不过就差在精緻性而已,以日本帝国当年的改革来看是全方位精緻性的执行,而满清政府的改革却只是在军备上做改良而已,整体国民的素质并没有改善。

但,我也必须提一点来回应「 让弱势的孩子不劳而获,不是什幺值得说嘴的事,更不是值得追求的价值。招联会的论述,儘管成功让大家在『我们要挽回弱势生的弱势』这个错误的共同基础上争辩 。」

不过我却必须先从弱势的观点与定义上先做声明,毕竟多数人看「弱势」是从国家大数据中看,并不是以这群孩子的视角看。

全台中低收入户约34万人,佔1.44% (卫生福利部,2019),一个看起来佔台湾总人口只有1.44%的数据其实并不是全然代表所谓的弱势,毕竟这是从收入观点来看的。真实的弱势人口几乎就是整个社会底层生活的人们,那个数值如果以图面来呈现就是金字塔三分之一左右等比的面积。也就是每天就是有这幺多人为了生计在你我的身边打拼,但你我可能完全没有发觉到。

主因在于你我的生活、居住区域、工作类型等因素隔绝了真实的视野,正也因为如此弱势人口才会只有1.44%而已。只是看不见,并不代表没有,就以笔者所处的学校而论,这儿距离花莲市、台东市各八十八公里,往西部的嘉义去距离近,但只有中横跟南横,通车时程上难以估计。家长工作多是农与工,收入不稳。居民的族群比例是三分各一(原、客、闽)。这样的情形下,我面对的学生基本上就是五分之三的学生需要关怀与救助。更不用说再山里一点学校的孩子了,这一比对之下有些学校需要关怀与救助的孩子甚至会高达100%。

这些孩子没有什幺特色,原因也很简单,他们的家人陪伴时间虽然长,但不知道该如何陪伴;他们也想好好读书,但可能连自己的书桌都没有;他们家人对孩子最大的期盼是当个厨师或美髮师,要不就是考上护士、当个自愿役军人而已。就你所知,这些孩子真的需要帮助,但在我眼中这群孩子不是需要帮助,而是需要一个对的人来这里陪伴他们而已。陪伴并不需要什幺高尚的行为、高科技的产品、崭新的设备与一整个游览车来一下下的关怀者。

这不过就是要让各位知道「别用关怀孩子当作来动物园看动物」的态度面对需要帮助的孩子,这只会让他们更想要你的关怀而已,那会让他们贪婪无餍。不过这并不代表这些孩子不需要协助与关怀,反倒是倚仗着联考制度才能让弱势孩子翻身的学者们必须重新去省视一个问题,同时也是现在教改政策必须谨慎面对的议题——「真实的能力」。

事实上,这些孩子不见得需要藉由考甄制度考上台大,毕竟这样的穷苦孩子、认真努力的万中不到零点一,相同的这里的孩子也不需要全部往餐饮、护理、美容业上面去拼学业。简言之每年花莲高中职毕业多少美容美髮、餐饮的孩子,有多少人在高级美髮店、五星餐旅业中成为下个髮型设计师或是阿基师的?这些孩子最后不过就是在夜市、部落转角开个小店而已,那也不需要考上大学才能做,这不过就需要时间与客人的历练而已。以玉东国中的王嘉纳老师观点来看,有些孩子真的没办法在课业上冲刺,甚至背会几个英文单字都要花上一两天,与其让这些孩子在教室趴在桌上,不如让他们拿起木槌敲敲打打地赢回自己的人生。

因此我相信:30年教改是场灾难浩劫,摧毁最烈的就是「国家与知识份子误判了弱势学生真实需求」这基本观点而已。

※补充说明:部份网友提供正确知识补正, 文中黑船事件是在1853年,八国联军是在1900年。日本在黑船事件后,派人到中国大陆及欧洲考察,才决定脱亚入欧的。